陕甘宁边区抗战期间,面对缺医少药和防疫的压力,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的陕甘宁边区结合自身特点,实行中西医结合政策,推出了一系列措施,有效缓解了边区的医疗物资短缺和疾病防治压力,探索出了一条独特的中西医结合之路,对新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本文摘要:陕甘宁边区抗战期间,面对缺医少药和防疫的压力,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的陕甘宁边区结合自身特点,实行中西医结合政策,推出了一系列措施,有效缓解了边区的医疗物资短缺和疾病防治压力,探索出了一条独特的中西医结合之路,对新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陕甘宁边区抗战期间,面对缺医少药和防疫的压力,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的陕甘宁边区结合自身特点,实行中西医结合政策,推出了一系列措施,有效缓解了边区的医疗物资短缺和疾病防治压力,探索出了一条独特的中西医结合之路,对新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在陕甘宁边区,当两种医生想互相帮助时,中西医学有很大的不同。

中医在农村广泛传播,他们对西医知之甚少。西医在城市医院广泛传播,不愿意接受中医。甚至出现了“医院没有中医,农村没有西医”的现象。

与此同时,边境地区发生了许多大规模流行病,造成大量人员和牲畜伤亡,严重影响了社会的和平发展。面对这种情况,边区政府提出通过中西医互助,提高医疗卫生水平,战胜瘟疫,增强人民体质,维护社会稳定。

1940年6月,边区政府召开中医大会,提出加强中西医互助。同时成立了中医研究会,首次提出“中医科学化”的口号,试图把中医提高到科学化。在中医药研究会第二次大会上,代表们就“科学中医、中西医一致、中西医统一”等问题进行了讨论,表明了他们要继承中医药的宝贵遗产,发展边境地区的医疗卫生事业。

边区政府十分重视中西医的互助,毛主席在多次集会上也强调要中西医结合。早在苏区时期,毛主席就用中西医结合的思想指导苏区的医疗卫生工作,取得了很大的成效。

1940年,在纪念白求恩逝世一周年的会议上,毛主席强调要团结中医,充分发挥中医的作用。1944年5月,在延安大学开学典礼上,毛主席指出:“我不懂中医,也不懂西医。

中医和西医都有治病的作用。治疗病痛还有一个医学问题,不能因为病痛就不赞成中医或者西医。

养娃娃治病,我们奖励中医西医。我们提出了口号:这两种医生要互相帮助。”同年10月30日,毛主席在边区文教工作会议上,把中西医结合列为文教统一战线的重要组成部分,指出要全面加强中西医互助。他说:“仅仅依靠新医生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。

新医生虽然比老医生厉害,但如果新医生不体谅人民的痛苦,不为人民培养医生,不团结边境地区一千多名老医生和老兽医,补贴他们的进步,那其实就是补贴巫师,其实就是忍心让大量的人和动物死去.我们的任务是团结一切可以利用的老知识分子、老艺术家、老医生,支持、发挥、创新。毛主席还以亲身实践证明了中西医互助的重要性,强调中西医要取长补短,互相帮助。毛主席有一次得了风湿性铰链炎,生病的时候胳膊疼得抬不起来了。吃了西药,还是没有效果。

陕甘宁边区副主席、中医研究会会长李鼎铭主动来见主席,并建议
奥地利医生傅来用详细的例子阐明中西医互助的必要性和可能性。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副主任李富春在讲话中指出,提高医疗水平包括“如何协助中医整理简历并使之科学化”和“如何丰富简历并使之中国化”两个问题。

中西医结合进行卫生建设的目标不仅适用于边疆地区,也适用于全国和未来。要使一切医疗卫生事务科学化,中国化,不断成长。这是第一次“中医是科学,西医是中医”,成为中西医结合的重要指导目标。《关于开展群众卫生医药事情的决议》,在会议上获得通过,随后在第二边境地区第二参议院获得批准。

决议提出:“西医要主动与中医紧密互助,用科学方法研究中医,支持中医科学化。中医要努力学理科,学西医,公开披露自己的秘方和履历。”中西医结合,建立中西医结合的研究机构尤为重要。

1941年6月,边区卫生材料厂与光华制药厂合并,与医科大学和卫生部成立中西医学研究室,合作进行医学研究。1944年5月,中西医三边研究会成立。在研究会中,中医指导西医如何加工中草药,西医补贴中医使用体温计,处处充满团结互助精神。

1945年3月,边区中西医研究协会总会成立。边区政府主席林在讲话中说:“边区中西医学研究会的成立,是毛主席文教统一战线政策的具体实现,也是去年边区文教协会中西医学互相帮助的目标”,并鼓励大家继续与该团体一道,为边区人民服务。

1944年,定边县发生白喉,短时间内造成19名儿童死亡。定边县二十八名中西医结合从业人员紧急召开座谈会,研究出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,迅速阻止了疾病的蔓延。之后,定边县成立了中西医研究协会,选举中医高丹如、西医王照新为副会长,规定一切医疗都要有记录,急、疑难病症都要咨询中西医才能治疗。定边县卫戍区卫生部曾确诊一例儿童发热疾病,并请中医高丹如、苗安智会诊,迅速治愈;城北一伤寒病患者,用中药治疗效果不好,经卫戍区卫生部西医会诊,很快痊愈。

这样,中西医咨询很快获得了群众的信任。边境地区也建立了健康互助社,作为中西医互助的重要平台。1944年5月,边区第一个大规模的卫生互助社————延安卫生互助社成立,互助社中的中西医联合起来救治群众。随后,各地建立了卫生互助协会。

1944年底,延安县柳林区发生了儿童麻疹流行,10岁以下儿童无一停止。在本区互助医疗社急需中西医之前,往,日夜互助治疗,提出预防小儿麻疹的措施。  与此同时,为开发土产药材,使中药科学化,克服边区医药难题,边区建立了卫生质料厂,还建立了光华制药厂,该厂运用科学方法,将中医举行综合研究与革新,开发出许多新药品。  团结中西医的模范  李鼎铭是团结中西医的努力推动者和实践者,也是边区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,曾提出“精兵简政”建议并被采取,被誉为“民主范例”。

李鼎铭  李鼎铭是一位医术高明的老中医,且在边区政府担任重要职务,他熟悉边区医药卫生现状,深知中医的优缺点。他通过阅读西医著作,与西医专家傅连暲探讨医术,对西医有了客观相识,萌生了用中西医联合的方法来生长边区医疗事业的想法。他的设想,与毛主席不约而同。

他在接受《解放日报》采访时,谈及“两种医生要互助”,表现自己愿以身作则,把数十年积累的行医履历及所有医药良方,全部孝敬出来,并虚心向西医学习。他还被选为中西医研究总会会长,多次举行中医训练班,引导中医放弃守旧看法、接纳西医护士制度,推动西医掌握中医中药知识,相互交流履历、取长补短。  针灸名医任作田在边区文教大会上,主动抛开宗派和守旧看法,带头公然医技、主动传技于人,开办医学教育、普及针灸疗法。会后,包罗白求恩国际宁静医院院长鲁之俊、中央军委门诊部主任朱琏在内的几位西医踊跃报名,表现愿意向他学习针灸疗法。

任作田掉臂年高体弱,破例收下拜他为师的西医为徒。在此基础上,他又多次举行针灸培训班,教授针灸疗法。

在向西医教授针灸疗法的同时,他还虚心学习现代医学知识,既当先生、又当学生,相互请教、相互促进。  鲁之俊在拜任作田为师后,努力学习和运用针灸学,并在临床实践中取得了重大希望。1945年6月,他在《解放日报》上揭晓了《针灸治疗的开端研究》,联合自己的实践履历,对针灸疗法做了先容,此文被群众誉为“西医学习中医的重要成就”。在解放战争中,鲁之俊还亲自向队伍医生教授针灸治疗技术,并层层培训卫生干部及卫生员,使针灸治疗常见病的技术迅速推广。

在其时医药匮乏的条件下,有效地保证了队伍的战斗力。1945年7月,任作田与鲁之俊被边区政府划分授予“中西医互助模范医生”庆幸称呼。

  (作者:石绍庆 单元:中华全国总工会)。

本文关键词:博亚体育app入口官网

本文来源:博亚体育app入口官网-www.ayresbabyspa.com

You may also like

网站地图xml地图